社論-治水不難 治政治口水才難

作者: 本報訊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9月7日 上午5:30

工商時報【本報訊】

康芮颱風帶來的豪雨,不只重創中南部縣市,更引爆中央和地方政府誰該為暴雨成災負責的諸多政治口水。先是南部民進黨籍五縣市首長於2日舉行聯合記者會提出「為民請命,延續治水」的口號,促請中央應續編6年600億治水預算。緊接著行政院長江宜樺也立即召開相關部會研商,除指示副院長毛治國成立跨部會治水專案小組,檢討「8年800億」治水績效;更強調地方政府也要負起治水責任,「不要將經費用於華而不實的活動,待發生災情再向中央爭取預算。」

所謂太陽底下無新事。台灣每年都會遭到颱風的侵襲,而近年來因氣候變遷加劇,使得颱風所挾帶而來的暴雨,往往帶來更大的災損。康芮颱風就是一個最典型的案例,事實上,這一次康芮颱風暴風圈根本沒有直接侵襲台灣,反而是其所引進的旺盛西南氣流,讓南部縣市接連幾天暴雨如注,到處汪洋一片。

正因為台灣每年幾乎都要面對不同程度的風災、雨災,因此除了例常的治山防洪經費之外,行政院更從95年開始,編列了所謂的8年800億「易淹水地區水患治理特別預算」,連同年度預算,過去8年來用於治水的經費多達1,160億元。但每遇重大颱風侵襲,地方仍是飽受淹水之苦,顯示問題的癥結,還不在經費的多寡,而是治水績效不彰。然而,談到誰該為此負責,中央不同部會之間,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不是推諉卸責,就是指責對方的不是,其中甚至夾雜了政黨之間的對槓,而這樣在台灣也不能算是新鮮事。

從客觀數據來看,執行中的8年800億治水特別預算,預算分配的前5名,依序為台南、高雄、雲林、嘉義縣與屏東,恰好都是綠營執政的縣市。但這相關縣市長先是在康芮來襲前,冒雨跑到台北演出下跪哭窮的政治秀,接著又大動作聯合要求續編6年600億治水特別預算,而完全無視於立法院預算中心早已提出治水成效差的檢討,對於水利專家內政部長李鴻源批評此次雨災地方政府表現荒腔走板,則是避重就輕的不做回應。地方政府這種只知拿錢卻不辦事,或是把治水預算當做政策綁樁工具的積習,雖然也算不上新鮮事,但因為這次的雨災而得以曝光,倒是令人大開眼界。

面對這種有如一團亂麻的治水困局,的確是到了必須痛定思痛、確實檢討的地步。江揆指示專案小組必須在3個月內完成治水檢討,再決定是否要編列新的治水特別預算案。然而正因為台灣水患頻繁,類似的檢討報告相關文件早已汗牛充棟。我們認為,專案小組根本不需要浪費3個月的時間,只要把既有的專案報告整合歸納,很快就可以提出最新版本的治水方案。其內容不外是要以流域觀念統合水患治理事權,而不是各自為政,當然也包括要改正目前一條河流上中下游各由不同單位負責的紛亂現象。另外對於特別預算分配到地方,地方政府如何運用,中央政府理應嚴格監督,但事實上根本使不上力,只能任由地方首長憑良心做事,而最常見的則是淪為派系綁樁的工具,或做些華而不實,經不起考驗的豆腐渣工程。

除此之外,必需嚴肅面對思考的是,在8年800億治水特別預算將於今年屆滿後,地方縣市長聯名要求政院續編6年600億,甚至是3年600億的治水特別預算案。以目前政府財政困窘、債台高築,舉債空間只剩下2,000億的狀態下,要再籌編新的治水特別預算,中央政府根本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真要編列,財源籌措之道,舉債不只空間有限,而且以特別預算方式更有規避「公債法」舉債上限之嫌,到頭來還是要由全民承擔。至於開徵特別捐或加稅,財政部長張盛和也已表態,認為在此悶經濟時代,加稅的衝擊太大並非適合時機。至於由政府釋股或處理國有財產,一方面緩難濟急,另方面也只是挖東牆補西牆的黔驢之技罷了!

總結來看,康芮颱風暴雨成災,直接受到衝擊的固然是淹水地區的人民,但是政府既有的組織體制、分層負責機制、總合治水方案是否完備及具可執行性,乃至於治水預算的執行績效與經費籌措等,每一個環節同樣受到衝擊,也需要切實檢討以免覆轍重蹈。我們認為,這些環節,大家其實知之甚詳,政府只要有心,理論上不難整合推動。真正困難的還在於許多既得利益者已經習慣於在治水特別預算中肉桶分肥,這一關如果破不了,請大禹來治水也沒用,再多的治水預算只是讓既得利益者更加肥滋滋。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