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資深以後:生存的辦法

作者: 本報訊 | 台灣立報 – 2013年9月11日 上午12:08

■崔妮

上週末看了兩部紀錄片,一部是講過去4年,高雄甲仙的居民如何從莫拉克颱風的災難中站起,我才知道原來被洪流淹沒的小林村,行政區屬於甲仙鄉,使得甲仙成為莫拉克風災損失最慘重的地方。

《拔一條河》紀錄社區裡的居民做了什麼、在想什麼、有什麼樣的心情,天災的降臨不是個人能夠決定要或不要的,但是用什麼姿態承受,有什麼條件做些什麼選擇跟決定,卻是可以找出來的,災難過後,有能力的人離開了,留下來的人,有走不了的,有不想走的,甚至還有因此而回來的人,而透過拔河這項運動,映照的似乎是一個地方要重新站起來,每個人缺一不可,而且是互相依靠、互相幫助才能撐起來。

但是,要能團結一心還要從「心」出發,包含用心了解不同背景的居民,《拔一條河》另一個主軸是災後的新移民女性,風災前我已經聽說甲仙有組織投入新移民女性的工作,從這部片裡面更明確的看到,即便台灣社會對於東南亞新移民仍存有許多偏見,甚至是國界管理的重重約束,但是她們仍舊努力做好她們自己,被歧視、被漠視母國文化並不是她們的責任,反而更是我們這些也曾是移民的本國人更應該深切檢討的問題。

另一部則是回到4百年前的《阿罩霧風雲》,當初是衝著想多了解台灣歷史去看的,這部片運用大量旁白跟演員戲劇重現,加上動畫協助觀眾看到移民移動的路線,或是戰爭打來打去的利害關係等整體樣貌,跟我們以前讀歷史不一樣的是,它以一個家族的發展歷程看台灣歷史,不是某個政權的統治觀點,這形成什麼視角呢?

當我一個家族來到台灣,是在清朝這個統治者的歷史階段,我跟這個政府的關係可能非常疏遠,也可能非常親近、甚至因此獲利,但當台灣被清朝永久割讓給日本之後,這個家族被迫跟新統治者產生關聯,就像不可逆的天災一樣,當新的政權來到,這些人如何尋求生存?留下有留下的理由,離開有離開的道理,無論這個家族後來對近代史產生多大的影響力,這也是後代的歷史詮釋,在那當下,個人與家族思考的,其實不過就是生存下去的辦法吧。

生存的辦法,在我們每個人身上亦如是,常有人問我一個台北人為什麼來到南部?甚至到今天我也會問自己,為什麼我會走到這裡?為什麼選擇這裡蹲點?那背後的種種原因,因為喜歡夥伴、喜歡這個環境,打高空一點可以說想在資源相對缺乏的地方努力,但當年推我一大把的其實仍是家庭問題,是我不想回家,所以我才有機會認識現在的夥伴、認識不同的環境,才留了下來,關於生存的選擇有時候真的沒那麼冠冕堂皇,但誤打誤撞之下,可能會產生美好動人的結果。

(組織工作者)

……..文章來源:按這裡


精選文章

載入中…